廣州蘿崗區近日因區劃調整消息引人關註,日前又傳出一區領導請辭的消息。蘿崗區人大官網上近日掛出消息,該區人大常委會已接受副區長王建新的辭職請求。據知情人士透露,王建新此番是職務調動,去向是央企中國建築工程總公司。據悉,王建新在蘿崗區任副區長的兩年半里,主要分管規劃、國土、建設等領域〃2月19日《南方都市報》)
  公務員的日子,最近似乎不太好過。不少地方的基層公務員更是不時流露出“跳槽辭職”的小心思。不過,基層公務員還沒太多的實際動作,甚至還被民眾戲謔為光說不練的“詐唬”,更高層的官員卻已率先付諸行動了。這個當口,“副區長跳槽央企”,究竟是出於怎樣的原因,又會否引發出一波公務員下海潮,也就不乏想象空間。
  儘管副區長棄官從商的時機,多少給人以“公務員不好當,連區長都乾不下去”的揣測。尤其是當“X而優則仕”仍然是一種普遍的意識,官員更是成為不少職業發展的終點時,“棄官從商”的路徑選擇,也就更加顯得另類。
  不過,公務員其實本該是個正常的職業,而任何正常的職業,其實都不應是一座“進入難”卻又“沒人出”的圍城,相反,“能進能出,有進有出”才合乎常理。現實中,就連最火爆的行業,都不可能成為封閉的“圍城”,而必然隨著市場的變化和對於人才的需求而不斷調整自身的人力資源配置。同樣,每個個體都可以根據市場變化以及自身的比較優勢調整自身的職業發展路徑,這不僅事關個人職業路徑的選擇,甚至直接關乎個人權利。從這個意義上說,公務員職業的“圍城化”,本身並非一個正常現象,而更多緣於“官本位”意識,甚至是權力經濟下的畸形產物,其後果不僅形成了低效、腐敗,同時也禁錮了有才能的公務員尋求更好的職業發展路徑的可能。
  相比官員獨大與公務員“圍城”,棄官從商現象的出現,終於有官員選擇走出“圍城”,與其說是另類之舉,毋寧說是公務員向正常職業的回歸的可喜跡象。假如副區長的棄官從商,意味著對公務員職業的祛魅,意味著“圍城效應”的消解,甚至意味著公務系統除了吸納之外還可能釋放出人才資源,要說未嘗不是一件好事兒,更是多贏之舉。
  當然,副區長“棄官從商”,的確還不能過度闡釋,甚至更需審慎評價。現實中,退休高官企業發揮餘熱的事兒,其實並不少見,但這道“政商旋轉門”的背後,是否存在著利益交換乃至權力“期權化”現象,其實更加值得關註。具體到“棄官從商”,究竟是真的轉行,還是政商之間走得太近而形成的“旋轉門”效應,也就更需仔細甄別。以“副區長跳槽央企”來看,一位主要分管規劃、國土、建設領域的官員,跳槽到一家大型建築業房地產綜合企業集團,主管官員跳槽到其主管的企業,雙方的過往究竟有過怎樣的交集顯然值得追問。否則的話,假如官可以利用手中權力為未來的“下海”鋪路,所謂“棄官從商”,恐怕已完全變了味。
  基於此,既然年終獎發少了,員工都可以用腳投票,“棄官從商”,也理當是公務員的權利。只不過,公務員“棄官從商”,的確還不能如員工辭職那般輕易,至少,政商邊界必須釐清,而不能任由官員在政商“旋轉門”之間游刃有餘、隨意旋轉。
  文/吳江  (原標題:副區長跳槽是“出圍城”還是“入旋轉門”�
創作者介紹

鍛鐵傢俱

fh22fhubdo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